邓州教育圈-追踪校园内外热点,传递邓州教育资讯-魅力邓州教育频道

邓州教育圈

当前位置: 邓州教育圈 > 校园文学 >

大山的脊梁——记八零后山区支教女教师朱建芳

时间:2018-09-30 07:48:56来源:邓州教育圈 张仙菊点击:

    2018年中秋节前夕,我从邓州跋涉三百来里路,到淅川县毛堂乡朱家营小学,看望这里的老师和孩子们。我是在网络上了解到这所学校的,恰支教这所小学的八零后女教师朱建芳女士,我们曾在一个爱心公益群里互动过,并且我们都是文字爱好者,文字方面也有交流。特别是她的处女作《婆婆也是妈》,让我更进一步记住了她。网文《带着全家去支教》,更让我对她和她的家庭有了深深的膜拜。

八零后山区支教女教师朱建芳

    今秋开学前,读到《带着全家去支教》这篇报道,我已被她们一家人的奉献、付出精神所深深感动,当即就决定进山去看看他们。我马不停蹄地构思着、准备着,为这次探望做好充分的准备。但因路途遥远,也只是备了一些图书和零食之类,聊表心意。

    汽车徐徐向前,我的心早已按捺不住,路途虽远,但因心有所盼、心有所冀,两个多钟头的车程感觉还算轻松。过了香花镇,山便呈在眼前了,好似一抬手就可以摸到群山的蜿蜒。

    因通往毛堂的车辆少,朱老师担心我难坐上车,所以特地又奔波近百里亲自来接我。上午不到十一点,我到达淅川县城。她已早早候在出站口,虽然我们未曾谋过面,但一见如故。

    朱老师中等个儿,皮肤微黑,一把抓的马尾,平平常常的黑皮衣、黑裤子,一双老式的平底塑料凉鞋,一个深色的挂包,还有那半旧的摩托车。在她身上好似找不到什么亮点,但她身上有股精神、倔劲引领着我。

    因路途还远,我们就先吃午饭再赶路。吃过饭,朱老师发动摩托,我们就向她工作的学校行进。从淅川县城到毛堂乡寺山庙这段都是环山水泥路,越走景色越美。大山越来越近,坐在后座上的我忍不住摸出手机“咔咔咔”。朱老师专心地开着车,一路上我们交流也不多。到毛堂乡寺山庙这边,她一拐弯,我们就正式进山了。好兴奋呀,我要零距离亲近大山了。我的心在笑,眼在笑,眉在笑,一草一木又都在向我招手呼喊。

    沿着大约只能挺进一辆车的山路行进着,路越来越陡,越来越曲,远远望去似几道白缎盘在大山上。朱老师是这座大山的女儿,她打小就生活在这里,哪有弯儿、哪有坎儿,到哪儿需换几档,需拐多少度的弯儿,等等等等她都了如指掌。摩托车哼哼前行着,有不少陡坡,看上去好似都快将近七八十度,但朱老师凭借她顽强的毅力、卓越的车技攻克了一道道难关。她那辆老旧的摩托车不时发着“哼哼”的呻吟着,可想而知这山路有多难走!一路上又几乎遇不到一个人影儿,只有与太阳、风儿、鸟儿、丛林、石头做伴了。山风一阵阵吹过,我的眼里不时有凉凉的感觉,有欣喜,有兴奋,更多是感动吧。

    在一个叫“阎王殿”的地段,朱老师熄了火。我们算走了一半儿的路,要歇一会儿再走。听她说这个地方是比较危险的,稍不小心,就可能去阎王那报到了。我一听吓出一身冷汗。往下一看,可不是,好深的岭啊,有几百米了,四周又较陡。当然,朱老师是一副云淡风轻、坦然自若的样子。

    虽说这里地势险峻,但风景独好。站在这儿,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山的巍峨、山的气度、山的包容、山的高大都凸现出来了。山上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都越发地显得高大、俊美起来。与山比,人又显得多么渺小和无知!

    我们继续挺进另一座山,山路弯弯,弯出了几户农家、几片青青的竹林、几声声狗吠声,一片片鸡鸣声。一派宁静祥和的景象!我坐在后边,不时地问着她还有多远,多远?摩托车哼哼前行着,她更多的是专注、专心地开车。而我,安然地坐在后边,时不时拽紧她的衣襟,到路险坡陡的地方,我会闭上眼几分钟,心里默念着让神灵保护我们,这样就不害怕了。内心里,我是不怕的。我相信神灵自会保佑我们,因为神灵一直都在庇护着朱老师全家呢。

    终于,弯到了她的学校。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大山里的老师和孩子们。到达时,大约是下午一点多钟。她的先生申佩源校长正在微暗的教室(因冬天,教室有煤炉,墙已被熏黑了)里专心给孩子们辅导呢。

    看到有客人来了,申校长立马热情地迎上来,孩子们也围上来了。尽管只有九个娃儿,还是不同年级,不同层次,但申校长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儿的难为情和失望,倒是乐呵呵的,自信满满。

    不大的校园,一对八零后夫妇教师,九个孩子,组成一个温馨、和谐的小家庭。他们简陋的宿舍,两张床一并就是一个家。但室内整齐有序的书架和两台电脑倒是一个亮点。有书有网,快乐无边。

    这些孩子的家离学校近的有二三里路,远的有七八里上十里。中午师生同吃一锅饭,当然课堂上他们是老师,课下又是炊事员兼保姆了。雨雪天又和孩子们睡一张床。

    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申校长已在这里坚守四个春秋了。朱老师本可以继续自己安逸的工作,她的原工作地离县城才七八里路,又在家门口,还能照顾自己年幼的小儿,并且她还是单位的中层领导和业务骨干,鲜花和荣誉簇拥着她。可一年前,她毅然决然要放弃优越的工作环境,向上级申请也要回大山里和丈夫一起守候大山,守候孩子们。

    为了能安心在大山里工作、生活,她把年幼的儿子留给婆婆照看了,刚上中学的女儿也选择住校。为了大山里更多的留守孩子们,他们同样年幼的一对儿女也“被逼”做留守孩子了。每每想到自己的一双儿女,他们也觉得有深深的亏疚,但很快,他们又摆正好心态,调整好心情。他们深知肩上的责任重大——不让一个山娃子上不了学,不让一个山娃子辍学,让山里的孩子也能看到远方,看到希望。

    天气不好的时候,他们就下不了山了。就提前带足带齐吃的、用的。他们夫妻一人一辆摩托车,山路也在他们的车上刻下了年轮。当问之为啥要骑两辆摩托车呢,原来,因山里人烟稀少,一路上几乎难碰到人,更不用说有修理铺了。为了确保安全、稳妥,就一人辆车,这样似两条腿走路。毕竟两个都出现故障的机会要小多了。当问有没想过买辆私家车呢,他们说不用的,山里路况不好,曾经有同事开车来上班,死耗油,车又被蹭坏,还是“哼哼哼”好。他们说把这个钱省下来,给孩子们多买点教具、图书啥的会更有意义。

    下午我和孩子们交流、互动了两节课,并分发了礼品。四点多我们又匆匆下山。

    与他们隔座山的另一座小学里,申佩源校长六十八岁(已退休,来这里执教)的老父亲还坚守在那里。尽管那边的学校也才几个学生,但沈老先生孜孜不倦,从不懈怠,手把手地教孩子们写字、验算……

    在另一座山上,申佩源老师的妹妹也光荣地加入到他们支教的队伍里来,兢兢业业,沤心沥血地守护着那一方的孩子们。

    一家人,被分在好几个地方,都是为了工作,为了大山里的孩子们。且不说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单说六十八岁的老爷子骑着三轮摩托车载着自己心爱的女儿翻山越岭,先送女儿去她的工作地,再回自己的学校,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六十八岁,早该歇歇, 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了,可他却停不下来。他钟情于他一生的教育事业,那份感情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尽管他已退休多年,桃李满天下了。但申老说他身体尚好,就想多支愿下山区的教育。他自己受点苦、受点累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孩子们能读到书,学到知识,他献份力也是高兴的。

    这就是一名老党员的自白,这就是一名优秀山区教师的光辉形象。试想,在大雪封山的日子里,他们一个个又是怎样克服困难,挺进大山,守着孩子们,护着孩子们呢?我想有了他们,这里的冬天不会太长,也不会太冷。

    一个和共和国一起成长的老人领着自己的孩子们,默默奉献着青春、热血。从不讲待遇,从不讲条件,从不给政府添一点儿麻烦,向大山挺进、挺进,坚守一年又一年。

    “孩子们,选择了做教师,就要耐得住寂寞,忍得了诱感,守好咱的业,要做好人,做大写的人,做有人格魅力的教师。虽然咱工资不高,但咱要知足……”。申老先生的话一直回荡在我耳边。

    听说,像这样的小学校,淅川县一共有一百多所。少的才三四个学生,还是不同年级。可想而知,老师少,备课又有多费心……但山区的教育教学质量一点也不落队,可见我们的教育工作者是多么用心,多么务实!

    致敬千千万万的山区、乡村一线教育工作者,致敬大山的好儿女们。他们有大山一样广阔的胸怀,如大山那样魏峨屹立,向他们敬礼!祖国因您们而骄傲,共和国不会忘记您们,您们是中国真正的脊梁!

    人物简介

八零后山区支教女教师朱建芳

    朱建芳,女,出生于1980年,1999年师范毕业,通过自修获得大专文凭。她是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毛堂乡的一名在编教师,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贫困乡的农村小学从事教学工作19年。她刚毕业时,在毛堂乡大山深处的党院小学从教3年,因教学成绩突出,被调到本乡白树小学工作15年,并兼任政教主任。她负责的安全、德育工作一直走在全乡前列。任教期间,她曾被评为南阳市“师德先进个人”;淅川县“优秀班主任”;8篇论文在国家,市,县级刊物上发表;获得市级新教材解读竞赛奖;参与4次市县级课题研究并获奖,多次参加县乡公开课竞赛并获奖;多次获得优秀辅导教师奖;仅仅2017学年,她被评为淅川县“优秀教师”;毛堂乡“最美教师”,“安全工作先进个人”,“德育冬令营工作先进个人”,“师德标兵”。

八零后山区支教女教师朱建芳

    申佩源,男,淅川县毛堂乡朱家营小学校长,南阳市"师德先进个人”;淅川县“优秀教师”;毛堂乡“安全工作先进个人”。他撰写的5篇论文在国家、市、县级刊物上发表;主持3次市、县级课题研究并获奖;数次参加县级优质课竞赛并获奖;多次指导学生作文和书法获得优秀辅导教师奖。

    本站文章同步在新浪、网易、搜狐、腾讯、凤凰等新闻客户端及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和百度·百家号等自媒体平台发布,投稿、内容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微信:370786060。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 责任编辑:白小隐
版权声明
  1、本站所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2、部分文章素材源于相关机构微信公众号发布之动态,版权归相关机构所有;
  3、如所刊载文章涉及到内容和版权问题,请及时反馈到微信:370786060,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删改。